返回目录|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| 特大 | | 恢复默认 | TXT下载

第2877章 八零年种田养家9

ag游戏大厅注册|HOME: 女战神的黑包群 作者:二谦

    陶大力以为,东姝所谓的合作结婚,就是她直接搬过来住了。

    陶大力还在思考着,家里要怎么样安排。

    他一共就三间房,东西各一间卧室,中间的堂屋是用来做饭的。

    然后院里除了猪圈,鸡窝,还有一个小仓房。

    小仓房是肯定住不了人的,平时放些工具之类的。

    西屋平时他都用来装一些猎物,或是一些杂货之类的,东西乱的很,这个房间倒是可以住人,不过得收拾。

    结果,东姝说要去领证。

    陶大力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合作结婚,也得领证?

    他不懂,所以直接问了出来:“不是合作吗?合作也得领证?”

    “主要还是为了让这个婚结得更有说服力,也是为了让村长知道,我真改嫁了,跟男人家里没关系了。”东姝想了想解释了一下。

    生怕陶大力误会,说完之后,又说了一句:“如果你以后碰上喜欢的人,随时跟我说,我不会拖着你的。”

    这便是随时可以离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陶大力对这个没想法,反正他已经准备打一辈子的光棍,也无所谓是结还是离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陶大力原本还想问一下,明天需要帮忙吗?

    不过想了想,他跟东姝真不熟,所以最后也没问出来。

    他原本,也不是多么热心的人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今天被蛊惑的失了志,怕是连东姝的提议,他也不想听的。

    不过如今点头应下了,养父说,君子一诺值千金,他不太懂,只知道,男子汉大丈夫,说话要算话。

    他应下的事情,就得去办。

    “那我先回去了,多谢。”东姝鞠躬表示了感谢,还把陶大力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生生向后退了两步,一直到东姝离开了,他这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入秋的夜色还不错,微微凉,不远处的村里,还有吹吹打打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很正常,办白事的家里,几乎是通宵达旦的,这是村里的习俗。

    陶大力目光放到了远方,站了许久,一直到身上都凉透了,这才回了屋里。

    也不急着睡觉,想着自己早点把西屋收拾出来吧。

    杂货的东西,可以放到小仓房里。

    而且西屋都没扯电线,也没灯泡,这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。

    好在电线家里还有,可以扯过去。

    倒是灯泡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问题也不大,去镇上买一个30瓦能照亮就成,就是四毛钱的支出,有些贵了。

    陶大力在心里计划着,而东姝这会儿已经回了家里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盘子碗之类的,在堂屋的地上堆了一地。

    盆里有,筐里也有。

    这个不洗出来,明天就没得用了。

    毕竟明天下葬之后,中午还是需要吃一场的。

    东姝不是原主,而且就算是原主,生死一场之后,谁还愿意管这些?

    自己病着呢,懒得理他们。

    回了房间,大门一锁,爱谁谁。

    陶淑华原本还在屋里算着这一次收的礼钱,可惜了收钱的是大伯家的大哥,他们都没摸到,但是写的账还在。

    知道钱有多少,可是钱没在自己手上。

    陶淑华气得够呛。

    听到堂屋有动静,便知道是东姝回来了。

    来不及多说,便直接下地,想让东姝把碗和盘子洗了。

    结果,等到她下地,推开了房间的门,只听到西屋砰的一声。

    东姝直接大门一关,啥也不管了。

    陶淑华气得够呛,想也没想,直接过去拍门。

    “田桂香,地里的碗没看到啊,不洗了,等着明天村里人笑话咱们家呢?”陶淑华上来直接就是开骂,而且没大没小的,直接叫原主名字。

    好歹当了她四年大嫂,可是陶淑华却是这样的态度。

    求人办事的时候,半点态度也没有。

    原主从前又老实又窝囊,也看不明白这些。

    依着陶淑华的这个态度,她也能看明白,陶家这四个小白眼狼的以后了。

    可惜,原主不懂,也看不明白。

    若是她真是心思通透之人,又何必把自己累死在这个小村子里呢?

    换到东姝这里,对于陶淑华的跳脚,只是扯着嗓子说了一句:“病着呢,动不了。找你大伯娘他们帮忙吧。”

    陶淑华直接被噎了一句,反应过来之后,又是拍门,又是踢门。

    家里的老式门被踢的摇摇欲坠,只是东姝却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左右,就睡这一晚上,明天就换个地方睡觉,踢坏了也是你家的,跟我是没关系。

    东姝如今就是光棍想法,你们爱怎么样怎么样,惹火我了,我就打你们。

    反正,你们对原主做的那些恶心事儿,把你们全捅了,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毕竟,没有原主当牛做马付出这么多年,哪里有这四姐妹成才的份?

    这一次,没了原主这头老黄牛,四只小白眼狼不是厉害吗?

    那你们自己折腾吧,左右我不管了。

    “田桂香,你是不是忘了,你怎么应答我哥的?”陶淑华一看,自己不管怎么样拍,怎么样踢门,东姝都没有反应之后,不由沉着脸,开始提原主的男人按头让原主答应照顾这四只小白眼狼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东姝对此,反应平淡:“啊,忘了呢。”

    一听东姝这样说,陶淑华差点没气了一个绝倒。

    如今的她,还不像是后来长大之后,做了自己的小买卖,有心思,也有算计。

    如今还是个17岁的小姑娘,便是有些心思,那也只是跟自己的哥哥学的。

    不成熟,也不到家,碰上东姝这样光棍的行为,她是半点办法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你,你没良心啊,我哥还在院里躺着呢,你……”陶淑华气得直哭,开始的时候,只是作作样子,后来越哭越委屈,最后直接坐在地上,扑着哭开了。

    陶淑华还以为,自己这样子哭,会引得人注意,然后让村民过来帮忙。

    陶淑华还不信,自己治不了东姝了。

    从前,自己的妈和哥哥,也都治得了,怎么到了自己这里治不了了?

    哥哥可是说了,这个嫂子就是个蠢的,他们使唤她就行。

    偶尔给个甜枣,这辈子就是他们家的长工了。

    只是陶淑华哭了半天,大家也没个反应。
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

小提示: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,上一章(←) 下一章(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