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目录|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| 特大 | | 恢复默认 | TXT下载

第361章 未雨绸缪

ag游戏大厅注册|HOME: 一昭升仙 作者:呈心

    赤焰千里。

    漫无边际的岩浆之地被一道强大的剑意从中间劈开,劈成两半,露出了一条狭长的通道。

    通道的这头,是执着合一剑的程昭昭,而那一头是在身前凝了一道灵气盾的刘妱财。

    刘妱财愣住了:“你是怎么找到我的?”

    “变阵之时,你就利用这地形给自己设了隐息大阵,是吧?”程昭昭淡淡的盯着她道。

    刘妱财神色凝重,在瞬间之间布阵对于她来说算不得什么,只是程昭昭明明是东岭的剑修,如何也会对阵法如此的精通?

    看她的神情,程昭昭就知道她误会了。

    从骤雨突然变成岩浆的时候,空气中灵气就发生了变化,只不过她的神识一直就锁定在刘妱财身上,她瞬间消失不见,她未及多想就朝着她灵气消散最后的地方击出一剑。

    刘妱财没有多说什么,径直倾身而至。

    程昭昭当即迎上。

    刘妱财从腰间抽出了一条银色九节鞭,速度极快的劈了过来。

    程昭昭的合一剑快速相交,发出‘蹭蹭蹭’极为刺耳的刮刺声,火星四溅。

    噼里啪啦!

    数息之间,刘妱财和她已在半空中打了数个来回。

    周身的礁石尽毁、岩浆倒涌,热浪一潮接一潮涌起。

    程昭昭凌空一跃,猛然朝刘妱财击出一剑式,一道白芒一闪而逝,轰的一声,刘妱财护身相挡的九节鞭被砍成两截,而她整个人也击飞到一处礁石上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刘妱财翻身,吐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程昭昭猛然将合一剑插到脚下的礁石中,道:“我其实很佩服你的勇气!”

    一个阵法师敢于近身对战,还是面对一个剑修,这一点程昭昭不由得在心中给她竖起一个大拇指。

    伸手抹了一把之后,突然对着程昭昭道:“多谢夸奖,你的剑术很厉害。不过很可惜,以后不能再见到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音一落,双手快速掐诀,程昭昭所在的地上就突然出现了数个光点。

    光点炼成线,无数线汇成一个符文,赫然就在程昭昭脚下。

    “阵起!”

    一个杀阵骤然将程昭昭困在其中。

    阵中弥漫的杀气令程昭昭脊背发凉,千里更是急促的扇动翅膀,飓风席卷了整个大阵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言玦真君的亲传弟子啊,竟在比试之中随手布阵,还是这等品阶的杀阵!”比试台正前方的花少主赞叹道。

    “花少主谬赞。我们小姐年纪尚轻,这阵还是稚嫩了。”牛掌柜嘴角浮笑,却极力谦虚。

    “阵虽稚嫩,可她这布阵与无形的手段,也是得了言玦真君的真传。不知言玦兄以为如何?”花少主说着望向神鹰像北面的一处茶馆。

    从茶馆的厢房里传出一个只有花少主才能听到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学以致用,妱财在布阵上的确下了苦功夫。”言玦真君却是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瞧瞧,言玦兄你这是在挖苦谁?有这样聪慧的弟子还在这装腔作势。”花少主语气轻松道。

    言玦真君道:“可惜,经验不足。”

    杀阵中无数光刃从四面八方朝程昭昭昭绞来,让她避无可避,此刻除非她还有什么护身法宝,否则立即就会被这些锋利的光刃刺成马蜂窝。

    刘胖子屏息:“哎哟哟,方才忘了给她点护身法宝,咱们打不过至少还能跑不是?”

    云祥道:“躲得过初一,躲不十五,修士当以自身修为为重。”

    “小师父,你能不说话嘛?”刘胖子只觉这些话就是针对他说的,一句句让他堵的慌。

    云祥沉默,只是看着程昭昭的举动突然一愣。

    程昭昭身上有好几件护身的宝贝,不过她却没有用,而是快速的握住插在礁石上的合一剑,猛然朝左边用力一扭。

    合一剑带动礁石碎裂,底下传来‘咔擦’一声碎响。

    一根黑色羽毛冲天而起,于是同时,在她周身的数个方位,皆有羽毛如利刃一般拔地而起。

    刹那间,直削她面门的光刃突然消失无踪,最后一丝锐气划过程昭昭的发间,一缕乌发被整齐削断,缓缓飘落进岩浆之中,顷刻间化作飞灰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刘妱财从地上爬起来,不敢置信的看着她的杀阵被毁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是阵法师?”刘妱财艰难地说出这几个字。

    程昭昭举起手中的合一剑:“我是剑修!”

    万芒剑招!

    若说方才刘妱财的杀阵让程昭昭体会了什么是无处可逃的滋味,那么现在密密麻麻的灵剑刺向刘妱财,就让她体会了同样的滋味。

    刘妱财眼疾手快丢出一块阵盘,却见下一刻程昭昭又一剑将阵盘一分为二。

    她的剑太快了!

    这是刘妱财此时满脑子的想法,下一刻,她就被无数剑刃划破身体的每一寸肌肤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惨叫声响起,刘妱财脸上、肩上、手上都被避无可避的几道剑刃划破,大腿上更是被狠狠洞穿一剑,整个人半跪在地。

    周身的岩浆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比试台上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比试结束了——

    “承让了。”程昭昭拱手道。

    刘妱财抬头,面颊上伤口有鲜血直流,她却并没有立即去止血,而是道:“你到底是怎么破的阵?”

    对于一个阵法师来说,没有什么比这个问题更重要。

    程昭昭走近,朝她伸出手。

    刘妱财微微一愣,却还是伸过手来,借着程昭昭的力道起身。

    程昭昭道:“我不会破阵。不过我会未雨绸缪。”

    刘妱财不解。

    程昭昭继续解释道:“我是剑修,剑修与你们不同之处,应该是有敏锐的洞察力,也就是对危险本能的直觉。一开始得知你的阵法师,我就知道不能被你的阵法困住,否则无论我有多厉害,都会处于被动。

    所以,我提前在这个比试台上留下了破坏你阵法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提前?不可能,比试台是我选的,你不可能提前动手。”刘妱财说着突然一顿,惊道:“你是说在你我动手之前?”

    程昭昭冲她点点头。

    刘妱财低头,扫了全场一眼。

    没有花少主阵盘启动的比试台变回了原样,干净的地面到处都是她们方才比试留下的痕迹。

    最不起眼的反倒是那些散乱在比试台各处的黑色羽毛!
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

小提示: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,上一章(←) 下一章(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