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目录|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| 特大 | | 恢复默认 | TXT下载

107.老妪身死,他想得美(一更)

ag游戏大厅注册|HOME: 盛宠之将门嫡妃 作者:三木游游

    天色大亮。

    叶翎躺在船上,双眸紧闭,呼吸平稳,依旧处于昏迷状态。

    南宫珩放开她的手,走出去。

    叶缨站在船头,没有回头问了一句:“小妹何时能醒?”

    南宫珩微微摇头:“说不准。醒得晚一些,或许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那老妪的功力太刚猛,一下子灌入叶翎体内,她身体需要一个适应的时间。昏迷着,身体本能的保护机制调节起来虽然缓慢,但更安全。

    叶缨蹙眉:“你认为,那人死了吗?”

    南宫珩摇头,平时总是带着戏谑的面庞,如今颇有几分凝重。

    重生之体,转生……这些词一直在他脑海中回旋。他猜到了老妪为何见到叶翎后,那样兴奋激动,为何愿意把自己的内力传给叶翎,因为她想要借叶翎的身体重生。

    只是,这件事对南宫珩这样见多识广,精通医毒的人来说,都匪夷所思,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离奇,逆天。

    那老妪明显是个疯子,但南宫珩不知道,她说的那些话,是臆想出来的,还是她真的能做到那样不可能的事?

    苏棠,楚明泽,对老妪的忠心,会不会跟老妪的疯狂计划有关?

    而面前的岛屿,被那老妪取名叫做永生岛。若老妪真能实现她所言之事,永生,似乎也不是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但南宫珩对此保持怀疑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此等候,都不要下来。”南宫珩话落,从船头飞身而出,上了岸。

    叶缨看着南宫珩高大的身影,又回头看了一眼船舱。她早知道,南宫珩只是表面玩世不恭,实则实力深不可测,而他过去这一年时间,几乎一直跟着叶翎。

    南宫珩从未邀功,但不必叶翎明说,叶缨知道,他暗中做了很多事。

    叶翎先前得到的功法,叶缨得到的紫雪凝露,如今在他们家住的风不易,全都是因为南宫珩才会有的。

    叶缨在想,叶翎已经认定南宫珩,她也该做些准备了……

    昨日繁花似锦的岛屿,如今漫天灰飞,烟未灭。

    南宫珩靠近小院。

    围着小院的怪石被烧成了黑色,房屋倒塌一半,院中的红色妖花,全都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南宫珩挥掌打开倒落的房门,一股浓烟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他侧身避开,等烟气散去些,深吸一口气,抬脚进门。

    曾经的冰棺,如今再没有丝毫凉气。

    南宫珩推开一根房梁,压在下面的是百里复的尸体,棺材盖着,并没有烧毁。

    另一口棺材里,是楚南沣。他昨日还活着,现在身体已冰冷僵硬,眼睛瞪得大大的,满是惊恐。

    南宫珩把所有的棺材盖子都打开,一直到最后一个。

    才开了个小口,雪白的狐狸从里面钻出来,眨眼功夫没了影子。

    棺材里面躺着一个人,正是那个老妪!

    她左肩有叶缨射中的箭伤,留下一个血洞。身上的红裙被烧得破烂,露出天生残疾的双腿。大腿皮包骨,小腿萎缩,没有脚。

    她脸上没伤,也没有黑灰。双目凸出,正对着南宫珩的方向,笑容诡异渗人。

    可她已经死了,这只是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南宫珩再三确认,人已断气,尸体冰凉。如老妪这样丑陋残缺,特征突出的尸体,是无法伪造的。

    南宫珩拔剑,砍掉老妪的脑袋。这是下意识的行为。他总觉得,老妪临死还做出这样一副表情来,是故意的,就是要给他们看。

    她似乎在说:等着,我还会来找你们的!

    南宫珩摇头,也或许这老妖婆明知必死无疑,故意吓他们的。

    百里复已死去多时,他的尸体很快就会腐烂,南宫珩带不走。

    他找来没有烧完的干柴,把百里复的遗体焚掉,用一个罐子,装上骨灰,盖好,打算带回去给百里夙。

    做完这件事后,南宫珩将老妪的住处里里外外查看翻找一遍。他本想找到老妪所制的药物和毒物,带回去,跟风不易和叶翎一起研究。

    但最后,南宫珩只在废墟中找到一堆被烧得发黑的药瓶,全是空的。旁边地上,有药粉残留。

    很明显,老妪在放弃逃生后,故意毁掉她的“宝贝”,没留下任何有价值的东西。

    最后,南宫珩扛着一个棺材,离岛上船。棺材里,是楚南沣和老妪两人的尸体。

    一个,带回去给楚皇交差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,带回去让风不易看看,老妪的身体有什么古怪。

    调转船头,往北而行。后面跟着十几艘小船。

    在船离岸很远之后,雪狐出现在岸边,摇晃着毛茸茸的尾巴。整座岛上,只剩了它一个活物。

    回到千叶城,是第二日清晨。

    叶翎尚未苏醒,而他们在城中稍作休整之后,就启程北上,回京城去。

    叶缨与来时一样,依旧做男装打扮。在叶翎倒下之后,她成为明面上的主事之人。

    队伍中有一辆宽大的马车,叶翎躺在里面,南宫珩照顾她。

    叶翎一直没醒,但脉象还算平稳。南宫珩多数时候,就盘膝坐在叶翎身旁修炼。

    再过两日就是中秋节。

    楚京靖王府。

    叶缨走的时候,叶尘没哭没闹,但第二天他就拉着叶旌问,娘和小姨什么时候才能回来。

    天天问,日日等。

    若是有人从靖王府门外路过,就会看到这样一道独特的风景线。

    大门开了一半,一个灵秀天成的小男孩坐在门口,手中拿着精致的木偶,旁边卧着一头漂亮的小鹿。

    时不时的,小男孩会抬头看看路口,有任何动静都会引起他的注意,看过之后,小脸失望,低头接着玩。

    这天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叶尘坐在大门口,抱着木偶,问旁边的小鹿:“点点,你猜娘和小姨今天会回来吗?”

    小鹿湿漉漉的大眼睛眨了眨。

    叶尘就笑:“你猜会呀?我也是!”

    靖王府进门后,中间是路,两边原本种着花草。

    因为叶尘非要天天到大门口去等叶缨和叶旌,风不易怎么哄都不行,但风不易不想坐在门口给人围观,又不能任由叶尘一个人在那儿不管。

    于是,风不易盯上了大门内的这片空地,一挥手,带着人把长得正好的花花草草全都薅了扔掉!因为,他要在这儿种药材!

    最主要的目的,可以在附近陪着叶尘。其次,他自己找点事情做。

    秋高气爽,阳光和暖。

    风不易半个月前种下的药材,都发芽了。他提着一个木桶,正在浇水。

    浇完水后,风不易喊叶尘:“宝宝,回来,去吃饭!”

    叶尘抬头,朝着路口看了好几眼,闷闷不乐地站了起来:“点点,我们吃完饭再来等娘和小姨吧。”

    就在叶尘低着头转身,准备回去的时候,突然听到不远处响起马蹄声。

    他小脸一喜,转身跑到了外面路中间。

    风不易皱眉,扔下木桶追出来,就见一队人马出现在不远处,为首骑在马背上的年轻“公子”,可不就是叶缨吗?

    “娘!娘!娘!”

    叶尘欢呼着,朝叶缨飞奔过去,小鹿点点蹦蹦跳跳地追着他。

    “还知道回来,真是的……”风不易默默吐槽了一句。

    叶缨翻身下马,快步往前,俯身,抱住了叶尘。

    “娘,我好想你呀……”叶尘话落,小脑袋埋在叶缨颈窝,小脸皱巴巴的,掉了金豆子。

    叶缨离家这些天叶尘一直都没哭,等见到叶缨回来,小孩子委屈撒娇起来。

    “乖,娘也很想你。”叶缨轻抚叶尘的小脑袋,抬头看向站在门外没过来的风不易。

    “小风。”叶缨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风不易愣了一下,抬脚走来,就听叶缨说:“我要带人进宫复命,小妹在后面的马车里,麻烦你照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叶缨话落,转身,掀开车帘,把叶尘放进马车里。

    马车离开队伍,朝着靖王府大门走。

    风不易感觉不太对劲,就听马车里面传出叶尘的声音:“小姨为什么还在睡?”

    风不易面色微沉,跟着马车回府。后面还跟了一辆车,拉着一个大木箱子,不知是什么。

    叶缨上马,带着人,往皇宫的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马车进府,南宫珩抱着昏迷的叶翎下来,风不易拧眉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叶尘皱着小眉头出来,被风不易伸手抱住,跟着南宫珩,快步往修竹轩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云忠关大门之前,小鹿点点叼着叶尘的木偶钻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大姐二姐回来了?”叶旌一脸喜色地冲进修竹轩,就见风不易抱着叶尘从叶翎的房间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叶小弟,你带着宝宝吃饭去。”风不易对叶旌说。

    “我大姐呢?二姐呢?”叶旌皱眉。

    “娘进宫了,小姨在睡觉。我叫她,也不理。”叶尘懵懵地说。

    “去吧,没事,这边我们照应着,晚点再跟你说。”风不易话落进门,把房门关上,隔绝了叶旌的视线。

    叶缨进宫,叶翎昏迷……叶旌心中担忧不已。

    “小舅,娘是不是一会儿就回来了呀?小姨是不是一会儿就醒了呀?”叶尘小脸认真地问叶旌。

    叶旌点头:“嗯,你娘一会儿就回来了。”至于叶翎,什么情况,叶旌也不知。

    房间里,风不易给叶翎把过脉,脸一黑:“真是不要命了!”

    “小风风,别说废话!事已至此,你能让小叶子醒过来吗?”南宫珩皱眉。

    风不易冷哼了一声:“你又不是不懂医术,自己知道,还问我?”

    南宫珩摇头:“暂时休息一下,不是坏事。只是我无法确定,她什么时候可以苏醒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或许明天,或许明年。”风不易翻开叶翎的眼皮看了看,“就当她是闭关修炼,等着吧!”

    南宫珩坐在床边,握住叶翎的手,低声问:“小风风,一个人的身体死了,灵魂可以借主重生吗?”

    风不易怀疑自己的耳朵:“阿珩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南宫珩又重复了一遍,风不易摇头:“不可能!绝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但这次,我们碰到了一个离奇的老怪物。”南宫珩微叹一声,把他们在永生岛的见闻和经历跟风不易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风不易听完,目瞪口呆:“我方才还想问你,小叶这身内力哪里抢来的。你的意思是,那人年迈丑陋,看中小叶的身体,想要借主转生?这……那定然是个脑子不正常的疯婆子!你们俩凑一起,怎么总会遇见奇奇怪怪的鬼东西!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不可能,她是异想天开?”南宫珩问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想到了什么!蛊术很玄乎,跟毒不一样!我是不懂蛊术,但妄图逆天改命,必然会遭天谴!”风不易神色冷肃,“更别提那老妖婆想要转世续命得永生,开什么玩笑?”

    “一点都不可能吗?”南宫珩觉得,那老妪并没有跟他们开玩笑的样子。

    风不易冷哼了一声:“还魂重生这种事,我不敢说绝对没有,但那老妖婆想要利用蛊术,不受限制,接连转生续命,一点可能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希望如此。”南宫珩微微摇头,看着叶翎沉静的小脸,想起他们一起面对的那个老妖婆,心底还是隐隐有一丝不安。

    “对了,那个老妖婆的尸体我带回来了,你去瞧瞧,有什么古怪。”南宫珩对风不易说。

    风不易皱眉:“什么恶心玩意儿?你都往回带!”

    “爱看不看。”南宫珩白了风不易一眼。

    风不易看了看叶翎,摇头叹气:“怎么感觉碰上你俩,日子就太平不了呢!”话落转身,找老妪的尸体去了。

    南宫珩轻抚叶翎的小脸,微微一笑:“好好睡吧,不用着急醒过来,不管多久我都等你。”

    皇宫里面,叶缨已经见到楚皇。

    楚皇看着跪在面前的纤瘦女子,眼眸微眯:“起来,坐。”

    “谢皇上。”叶缨谢恩,起身落座。

    “平王呢?”楚皇问。

    叶缨垂眸:“平王的尸体已带回京城,现在宫外,请皇上示下,该如何处置。”

    楚皇眼眸微缩:“到底怎么回事?说清楚!”

    他当然希望楚南沣死,但他接到禀报叶翎重伤昏迷,叶缨进宫复命时,就知道事情的发展,跟他预料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父亲的事,是平王世子楚明泽编的故事。”叶缨恭声说

    “楚明泽?”楚皇神色微变,“接着说!”

    “家妹到千叶城后,察觉平王父子之间,真正主导的是楚明泽,而家父的事情,是假的。”叶缨缓缓地说,“楚明泽其人,心机颇深,极擅伪装,家妹猜到他定然还有隐藏的势力,不像表面那么简单,于是,将计就计,放了他们一家离开千叶城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楚皇心中微沉。对他那个侄儿楚明泽,他所了解到的是,木讷安分,沉郁寡言。

    “小妹潜藏在楚明泽的船上,跟随到了千叶城南部的一座岛屿。楚明泽带着平王上岛,让其他家眷,在死士护卫之下离开去了别处。”叶缨说。

    楚皇拧眉:“那个岛上,有什么古怪?”

    “皇上高见,的确有古怪。”叶缨恭声说,“岛上遍地繁花,彩蝶成群,主人是一个丑陋残疾的老妇,毒术至尊。她是楚明泽背后的主子,也是安乐楼真正的主子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楚皇神色一变,“安乐楼?说清楚!”

    “想必皇上对安乐楼有一些了解,其中个个都是高手,皆擅长伪装,手段多端。”叶缨恭敬地说,“楚明泽是安乐楼楼主苏棠之下的第一护法,别名赤焰。那岛上老妇十分危险,家妹第一次上岛,就中了招,险些丧命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楚皇面沉如墨。平王府跟安乐楼有勾结,这样一个神秘的江湖组织,若是跟皇室作对,是个无法估量的大麻烦!

    “家妹不希望留下后患,所以伪装之后,第二次上岛。可惜楚明泽当时已经离开,岛上就剩了那个老妇。家妹设计取得她的信任,想要查出她与楚明泽有什么阴谋。可惜,那老妇太过阴险狡诈,还是发现了。她将家妹打得重伤,逃生后一直昏迷未醒。为了不留下那个祸患,我们提前作了部署,将那座岛屿烧毁。那老妇并未逃脱,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叶缨话落,就听到楚皇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楚皇知道,能被叶家姐妹断定是毒术至尊,掌管安乐楼那样的邪门组织的老怪物,定然不可小视!

    虽然叶缨说叶翎没有调查出楚明泽的阴谋,但楚皇在想,那楚明泽定是造反失败后,要借助安乐楼的力量,让那老毒物帮忙,意图取他性命,祸乱南楚!

    不得不说,虽然楚皇猜的不对,但有一点没错。楚明泽和老妪,原本就是要楚皇的命,只是他们的方式太过离奇,正常人绝对想不到。

    “朕知道了。朕会下旨,全国通缉叛逃的平王家眷。”楚皇沉声说。

    “请皇上务必小心,楚明泽此时可能就在京城之中。”叶缨说。

    楚皇点头:“幸好神医门的风少主尚未离开,有他在,想必叶翎很快就能苏醒恢复。”

    叶缨神色担忧:“希望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叶翎重伤的事,封锁消息,不准外传!”楚皇神色严肃。主将倒下,一直虎视眈眈的北胡,怕又要不安分了。

    “是,皇上。”叶缨恭敬应下。

    叶缨出宫回府,一个时辰后,楚皇派了身边的人前来靖王府,询问叶翎的情况。

    风不易亲口对来人说,叶翎不只是重伤,一身修为也被废掉,何时苏醒,只能看天意,醒来后能不能再上战场,如今无法断定。

    楚皇派来的人回宫,风不易敲叶缨房门,进去之后,皱眉问:“叶姐姐,武功的事,你让我那样说,楚皇岂不是会放弃再用小叶?”

    叶缨神色平静,轻轻颔首:“这就是我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懂。”风不易摇头。

    叶缨微叹:“小妹为这个家,做得够多了,趁着这个机会,让她解脱吧。若是北胡再犯,我会向皇上请命出征。等小妹醒来,若她要嫁人,会比现在容易很多,不再受到那些看不见的束缚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风不易看着叶缨问,“我相信你的能力,若是你成为南楚下一个主将,是可以护着弟弟妹妹。叶翎想要嫁人,有你在,南楚皇室也不会拦着。但你呢?若是你日后要嫁人呢?”

    叶缨闻言摇头:“我没有考虑过嫁人的事。”

    风不易轻哼了一声:“那个百里人渣,可是天天惦记着娶你呢!虽然我很讨厌他,但他毕竟是宝宝的亲爹。若你哪天想不开,真看上他了,要外嫁西夏,楚皇定会刁难,到时你如何脱身?”

    叶缨沉默片刻之后,神色淡淡地说:“我只能说,百里夙若是想娶我,让他自己想办法来抢。做不到,就滚回去!凭什么要我现在考虑,我要如何做,日后才能更顺利地嫁给他?他想得美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有二更
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

小提示: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,上一章(←) 下一章(→)